吴江: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吴江: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的相关文章

吴江:1979年理论工作务虚会追忆

《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》一文(载《炎黄春秋》5001年第9期),本来记述讨论的第一阶段和第三阶段,讨论的第二阶段即当时召开的理论工作务虚会是讨论的主要阶段。兹将这名阶段的讨论情形摘要补记于下。一十一届三中全会于1978年12月23日始于英语 ,理论工作务虚会于1979年1月18日召开。为这名召开理论工作务虚会?意味着着很简单:   更多...

孙冶方: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发言——1979年2月4日

我不久前从罗马尼亚、南斯拉夫回来,看了人家解放后,一心一意建设了三十多年,远远走在朋友前面。朋友天天讲阶级斗争,硬性地不断改变所有制关系,把朋友国家搞成目前这名样子。朋友同南、罗都还可不能否 比,更都还可不能否 比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了。作为中国人,作为共产党员,看了朋友的社会主义不吃香,国家本来落后,虽然使人痛心,想起来全部都是掉眼泪。对于这   更多...

陈四益:悼吴江

吴江诗二首无题孤悬一剑字几行,笔底风云何处藏。千古是非公道在,萧萧独坐又秋凉。5003年9月8日细雨湿京城烟花细雨湿京城,双雀掠窗似窥人。积案文稿心安在?一支破笔难清尘。2011年4月24日吴江先生辞世了,走得那样安详。生前嘱咐家人,肩头事一切从简。越来越 成群结队的告别,越来越 行礼如仪的悼念,越来越 一切世俗的铺张。在人世生活   更多...

冯兰瑞:1979年“阶段风波”的前前之前

引言 第一、阶段问题图片研究的历史背景 第二、阶段问题图片的提出 第三、“阶段风波”的发生 第四、中宣部讨论《阶段》一文的经过 第五、胡乔木当众道歉,不久即注销 第六、朋友对《朱文》的态度和看法 第七、胡乔木重批“中国全部都是社会主义”的讨论 第八、制造这场风波 究竟所为何来?引言1979年7月,我国理论界发生了一场讨论社会主义发   更多...

李君如:改革要务实,更要务虚

核心提示:在每有一另另俩个重大转折关头,光靠务实是不行的,都还可不能否 务虚。现在再次面临重大转折关头,本来需要 本来有一另另俩个大的务虚。下一步改革究竟如保规划、部署,都还可不能否 在务实的基础上进行务虚,在务虚的指导下更好地务实。改革进入综合推进阶段《南风窗》:改革要继续往前走,就都还可不能否 凝聚新的共识。“两会”本来各个利益群体坐在共同,讨论交流达成共识的大平   更多...

王铭铭:现代的自省——田野工作与理论对话

六十年前,当费孝通教授步入他的学术生涯时,中国社会面临着一系列现实问题图片。无须同的淬硬层 对这名问题图片加以表述,论点都都还可不能否 说是形形色色的。不过,从本质上讲,它们无非均是有关中国传统的走向、现代化的冲击、或东-西方文化遭遇、社会变迁的问题图片。费孝通教授以不同的文体叙说了他的看法,而在那本享有国际声誉的作品《江村经济》(1939)   更多...

向继东:痛悼吴江老

前天下午收到一份快递,拆开一看,是吴江夫人“邱晴率众子女”寄来的讣闻,告说吴江老已于11月13日“走完了他的人生”。吴江老生于1917年,比我父亲还年长两岁。朋友交往至少有十几年了,无论打电话,还是写信,我都称他“吴老”。得到这名噩耗,我先是一怔,之前 释然了。人终有一死,他毕竟活到96岁了。吴老与我的通信至少有几十封吧   更多...

赖瑞和:追忆杜希德教授

一、杜公与龙公1981年的某个秋日,我刚进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,第一次和杜希德(Denis Twitchett,1925-5006)[1]教授见面闲聊,他便跟我提起龙彼得(Piet van der Loon,1920-5002)先生。龙公是荷兰人,出身于欧洲汉学重镇莱顿(Leiden)大学,但长年在英国任教,本来担任   更多...

丁以德:追忆导师高华

导师高华教授抛弃朋友可能快一年了,在跟随他八年多时间里,我获益良多。前不久,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的高老师纪念文集《史家高华》时,之前 你想写点纪念文字,可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。现在将我记起这名事情说出来,表达对高老师怀念之情。(一)5003年,我有幸进入南京大学跟高老师攻读博士学位。入学之初,我去高老师那儿报到。那天,高老师   更多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