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争论芦山地震捐赠 无序慈善再现管理难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“黄金72小时过去,中国人争论地震捐赠”,《华尔街日报》23日以此为题报道称,在此次四川雅安市芦山县地震中,中国政府的救灾表现获得了几乎一致好评,但民众对地震捐赠与非 会沦为腐败官员口粮的质疑空前高涨,“官方慈善机构遭遇信任危机,大企业因捐钱不要 受到抨击”。《华盛顿邮报》称,此次中国救灾中暴露出明显的“无序慈善”某些的大问题,某些灾区居民点志愿者人数甚至比灾民多几倍,反而给救援工作增加了额外的困难。文章称,如保管理民间慈善团体,将是对中国官方的艰巨挑战。

  法新社23日引述中国四川省民政厅和珍合国机构的统计数据称,截至23日,芦山地震共造成193人遇难,25人失踪,超过1.2万人受伤,24.8万人选择选择离开住所。“无家可归的地震幸存者面临脆弱的未来”,报道称,中国军方已动用飞机,向陆上交通清况 糟糕的灾区投送瓶装水和食物,但在雅安市龙门乡等地,仍有民众非要得到充分救助、晚上非要住宿去处,“被巨石和山体滑坡阻挡的高海拔公路给救援工作带来了困难”。

  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和汶川地震相比,此次中国社会和舆论对政府的救灾表现要满意得多,但对各大公司的捐款争议巨大。“谁捐多少,中国前前男友 一一评判”,阿里巴巴集团和腾讯公司最初宣布分别捐助1150万元人民币,被认为不要 ,有中国前前男友 称,阿里巴巴“捐1亿只是我为多”。对此,腾讯已宣布将捐款增加至1150万元,但拒绝置评。相反,某些海外公司肯能慷慨解囊获得好评,如捐款15000万元的韩国三星电子,因“歧视中国消费者”备受抨击的美国苹果手机公司捐款11500万元,台湾鸿海集团捐款11500万元等。“5年前的汶川地震中,海外企业因捐款不热情备受中国前前男友 抨击,而此次它们亡羊补牢,民众的舆论压力便转至中石化、中石油和四大国有银行身上。”“有评论者呼吁民众专注帮助灾区和灾民,而从不执着于相互攻击”,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“尽管有某些争议,但此次中国网络和社会化慈善渠道的活跃,或许会刺激政府提供更多慈善拨款,并在官方渠道之外建立更多值得信赖的慈善捐助平台”。

  中国红十字会在此次救灾中遭遇的信任危机也成为外媒的关注焦点。英国广播公司(BBC)报道称,肯能中红会此前爆出的丑闻,某些中国人对中红会慈善渠道不再信任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和5年前相比,中国人如今更希望将捐款交给非政府慈善组织。文章称,相对于官方慈善机构,中国的非政府慈善机构被认为透明度更高,如中国企业家陈光标和“壹基金”等民间慈善热心者,“但变慢,某些民间慈善机构和每个人 也遭遇到信任瓶颈,其他同学都 刚开始英文对后者的管理、速率和透明度提出种种质疑,并认为这是中国慈善事业起步较晚而不得不经历的阶段”。

  “1508年汶川地震位于后,香港市民快速展现出同情心,踊跃向灾区捐款。但这次,同情心仍在,捐款却有点痛 踟蹰”,《华尔街日报》称,汶川地震中,香港政府共捐赠90亿港币,2012年,关于用这笔善款建设的一所学校被迫为豪华公寓让路的消息传出,在香港引起巨大争议。22日,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向立法会建议拨款1亿港元,向四川芦山灾区提供援助,但遭到某些人士反对。有活动分子在网上发起请愿活动,呼吁港府从不捐钱,以免善款落入腐败官员囊中,“该倡议得到了某些立法委员的响应”。香港一电视台23日称,其进行的民调显示,68%的香港市民反对港府动用公款援助四川灾区。24日上午,香港立法会将召开有点痛 会议,审议拨款。据香港《大公报》报道,22日一天,香港各界肯能为四川灾区捐款15000万港元。

  “无序慈善”,《华盛顿邮报》23日关注四川灾区某些地点因“不合格”志愿者引起的乱局。报道称,满腔热情的志愿者没地方吃没地方住,有力气无处使,其他同学都 非要相关经验,未受过系统培训,“其他同学都 一种生活在灾区制造了新的灾难”。尽管某些热心民间慈善的人士批评政府阻止志愿者进入灾区是“试图垄断慈善和讳疾忌医”,但大批民间机构和每个人 的无序涌入的确影响了物资、人员进入灾区,和伤员运送的速率,这对于交通不便的灾区而言是严重的,某些偏僻受灾点否则长时间得非要救灾物资。有外媒记者目击到,为应对堵车,救灾部门不得不改用装载量小的皮卡,而非18轮平板卡车运送物资。【环球时报驻美国、英国、加拿大特约记者 萧强 纪双城 陶短房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