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下的善后与地上的耻辱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历史都是重演惊人类式的一幕。5月4日,山西运城富源煤矿处在了透水事故。“黑心”矿长不仅违法经营,如果 在事故处在后竟隐瞒实情不报,致使井下作业的23名矿工仅2人逃生。这是去年7月17日广西南丹锡矿特大事故的翻版———同样是透水,同样是隐瞒不报,就是 那次遇难矿工多许多,达到81名。就在今年3月12日广西有关法院对南丹特大事故第一批案件作出一审判决如果 不久,运城矿难残酷地上演了!

  然而,新华社5月19日的一则电讯,令国人倒吸的一口冷气差点无法吐出:比运城矿难隐瞒事件更黑的黑幕被揪了出来———在晋陕黄河大峡谷陕西一侧的韩城市,竟另另一三个 多地下的“事故善后避免中心”,人命关天的大事在这里以金钱交换的妙招“软着陆”。许多地下据点可不并能阻止家属进入山西境内,以免暴露事故真相,最终使矿方达到化特大事故于无形的目的。

  在许多“中心”,从今年初到现在,已安置了4批事故煤矿的遇难矿工家属。事故煤矿派专人负责打理遇难矿工家属的日常生活,如果 由矿主与遇难者家属“谈判”,回应每名遇难者赔偿金数额。有了许多“中心”,矿方在韩城就可不并能手眼通天,矿主就可不并能成功隐瞒事故,逃脱法律制裁,山西许多小煤窑非法开工之风就可不并能肆无忌惮地蔓延,政府部门就可不并能在不知不觉中“免责”。

  地下的善后,昭示着地上的耻辱。耻辱之一:上头三令五申要求关闭整顿小煤矿,但无法使下头不折不扣地执行。耻辱之二:基层政府和执法部门管理上严重渎职,只下达“责令立即停止施工”的所谓“安全监察意见书”、罚点钱就不可不并能 了下文。耻辱之三:地方党政官员撑起保护伞,结成一起体。山西查处的煤矿案件表明,许多基层领导部门、行业管理部门,与小煤矿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耻辱之四:权力寻租,腐败肆虐,在南丹案中就惊曝出矿主3000万元买通县委书记的黑幕。耻辱之五:最有能力“善后”的地上组织,被“地下善后组织”所取代;后者并能提供“一条龙服务”,而它们越“完善”,地上的耻辱就太深了重。

  许多切耻辱,危险地昭示着:在许多地方、许多程度上,政府机构正面临丧失信用的危险。在现代社会中,政府许多意义上着实就是 信托机构,政府官员则共要保管员,两者都是为人民利益而设。由于政府机构遗弃信用,政府官员只专注于不负责任地一味追求私利,让民众的人身利益和集体利益都退居其次,其前景将是非常值得担忧的。

  谁都知道应该从历史的悲剧中汲取教训,但又都不可不并能 从历史的悲剧中真正学到有哪些,从而让历史的悲剧以惊人类式的态势一次次反复上演。从去年南丹矿难到今年运城矿难,时间不可不并能一年;不可不并能 ,下一次又将在有哪些时间、有哪些地点?

本文责编:frank 发信站:爱思想(http://www.aisixiang.com),栏目:天益笔会 > 散文随笔 > 民权理念 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isixiang.com/data/557.html 文章来源:中国青年报